失落之城

杂(肉)食动物,啥都吃。(ノ◕ω◕)
小天使们来玩来扩列啊(* ॑꒳ ॑* )⋆*

为即将到来的第三集庆祝w
黑钻最帅!表面很凶其实很关心大家的……

然后求个白钻_(:зゝ∠)_有吗有吗?

【故事片段】

万纥电话指挥:“你打开冰箱,拿出两袋大的妙x包,碎牛肉那种。红糖的食盆在它窝旁边,蓝色的那个。”
庆聿记得这妙x包八十多元一袋,犹豫了一下,问到:“全部给它吗?”
“对,全部倒进去。还要加狗粮,就是在餐桌下面的那袋,倒满为止。记得搅拌一下。”
庆聿心说这狗吃的比我还好……

那妙x包刚撕开,德牧闻香而动,叼着食盆,从楼上啪嗒啪嗒地跑下来,蹲在庆聿身边,直流口水,眼睛一会盯着牛肉,一会看着食盆。
庆聿觉得就这么倒给它,怕是等不了加狗粮,肉就没了,于是把盆子端到了桌上。
德牧仗着自己大只,愣是挤过来,也要把头放到桌上。
无奈,他只好把食盆端着,德牧却非常执着,又蹭了过来。
庆聿一手端着狗食盆,另一手拍了拍德牧的狗头,思绪漫无边际,觉得狗这玩意,就像些会动的鲜肉罐头,又黏人,实在没什么值得喜欢的。
然而德牧根本就不客气,把前脚搭上庆聿,人立起来,脑袋直接伸到了食盆里面。
“胆大包天。”庆聿嗤了一声,把食盆举得更高,“还要加狗粮呐。”
德牧倒是聪明,马上跳下来,黏在他腿旁边,尾巴扫得像风扇。
庆聿往食盆里倒了半盆狗粮,拿筷子搅搅,一时肉香四溢。

一个仿若段子的真实故事


前两天我出去吃饭。开的车,我坐副驾驶位。
当时天色刚刚擦黑,烟雨朦胧,华灯初上,但是有点堵。
我慢悠悠向前挪的时候,发现,我右边是一辆,黑色的,双人,敞篷,跑车。
车头有那———————么长。
【我头一次看到这种(:

开车的是个棕毛小哥哥,二十多岁吧,非常……帅。

然而,重点是,在,下雨。

于是为了看他,我把车窗放下去了。
我们这边的车道快一点点,所以我们开到了他前面。
发现他旁边坐的是一个黑毛小哥哥,并且举着个板子在挡雨……挡雨……只给自己挡的那种……

我听(看)见棕毛边开车边怼黑毛,特别认真的普通话,说的大概是“为什么要我开敞篷的车”“都说了要下雨”“你到底要吃什么”之类……声音很大,但是语气蛮温柔的。
然后,最清楚的一句:“你把音乐关佬嘛。”
咬字清晰,毫无口音。
(试图冒充方言真的好萌啊!!

看见黑毛把耳机线扯了,头偏过来说了句什么。(然而他说的实在听不见……

过了一会,棕毛特别严肃特别认真地说:“你才是,猪儿虫。”
黑毛就在那里笑……很放肆的那种。

然后就错开了……【失望【仿佛错过了一个亿x

就这么几十秒钟,我看见那个棕毛小哥哥一直非常认真地在开车,表情很严肃的,旁边那个黑毛怎么笑都没有理他。甚至没有抬手去擦头发上的水……

顺便一提,黑毛小哥哥也很帅……那种“我帅我最屌”的感觉。)

【当然光看人去了,我连车是什么牌子都没注意……【拍照?不存在的。我忘了´_>`

【好想把他们写成小说啊……


昨天晚上,我开cd做设计图,ps画稿子,然后,哐,停电了。
都没有保存。
没有保存。
有保存。
保存。
存。

而且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来电。😂

以及,前天晚上才画了个停电主题的图,昨天晚上就停电了……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嗯…… @檎遥
画的是《停电》那篇的一个场景……安迷修点着蜡烛,雷狮低头的那一幕。

安哥其实在偷瞄雷总,而雷总刷出的微博是安哥的照片_(:зゝ∠)_

想画出安迷修由暖橙色烛光勾勒的温柔侧脸,想画出心动的雷狮有些窘迫地低头,想画出黑暗中彼此相守的暧昧气氛……
【对不起好像都没有表现出来x

非常赶非常快所以画得很渣渣x而且只有一个草稿【躺平
雷总本来是坐沙发上的但是我这匆忙的构图……忘了x

最后……虽然是草稿,但是希望……你能感觉好一点吧qaq

深夜爆肝画手书(的草稿)……
歌是the hanging tree……相当黑暗了。
安雷向。全员会出镜吧大概……
剧情明天再说(也可能不说了😂
好了:)

终于到了!超新星好好吃x特典的贴纸海报明信片都好棒!
目前只看了漫画,小说还没开始看w大大们产的粮都好好吃w然而我有个问题,为啥漫画很多都感觉是突然断掉的?看不到结局好揪心x
最后偷偷混入自己画的雷安图向 @程式 大大告白〃∀〃

@MiDuDe 大大的段子x超级萌的啊!拖了好久画的x
白嫖多年,为嘉瑞交党费x【五毛钱这样x

这是一只安哥……水彩苦手【叹气【来不及画背景了(≖_≖)

————以下是废话————

明天要去旅游,回来就开学军训……最近应该是没什么时间画稿子了【暴雨式哭泣【虽然本来也没有画多少x
【想画喻队……想画安雷……啊什么都想画……

好消息是打算这趟出去买板子,计划wacom的ctl或者cth?

欢迎小天使们找我唠嗑啊(* ॑꒳ ॑* )⋆*

有猫饼系列。不定期更新。

啊算是脑洞具象化的文字版。自娱自乐。
(不带第三玩╯^╰哼)

这里有:
安哥的么么哒
女装大佬雷没船
格瑞啊格瑞,你像盆芦荟~
嘉九岁

想画漫画/四格来表现……但是工作量也太大了要画多久啊……
还是先写文好了……

(假装是七夕,但绝对写不完……算了算了)

================================

凹凸大赛。
系统推出了一系列奇怪的任务。

no.1
得到大赛排名第五【安迷修】自愿的吻。
no.2
让大赛排名第四【雷狮】自愿穿上异性的服装。
no.3
@使大赛排名第二【格瑞】自愿伪装成一盆芦荟。
no.4
让大赛排名第一【嘉德罗斯】自愿下跪。

规则:
1.每个任务悬赏积分十万。按贡献程度的比例分配。
2.所以参赛者随机分配到以上任务。数量不定。
3.任务对象并不知道该任务。
4.若其他人以任何方式向任务对象透露任务内容,此人积分按程度扣除。
5.可以使用任何方式完成任务。但注意【自愿】二字。

可以说各个完成方式……斗智斗勇+丧心病狂……
嗯……

=======================

先来个瑞金。
已经开始画了……

凯丽:“那个,格瑞,我听说麓(芦)湖(荟)湖畔最近刷新了不少怪物,积分性价比超高的,要不我们……”

格瑞:“不。”

凯丽:“……”

金:“格瑞格瑞,你帮我个忙吧!”

格瑞:“好。”

(凯丽被这个文字泡挤到了边边。很不爽!)

凯丽(内心):……我#×@*+%&$>格瑞你这个gay佬!!!
(表面):“呵呵,真是友情深厚呢。”

热心小天使·金:“凯丽,我们一起去找芦荟吧!”
凯丽:“……好。”

格瑞: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

再来个雷安(安雷?反正不开车的话大概是无差别的……)

海盗四人组全收到了no.1这个任务。
四人围坐在一起,对着光屏上“得到大赛排名第五【安迷修】自愿的吻。”,陷入了迷之沉默。

“这积分,不要也罢。”雷狮摇摇头,丢下这句话,起身离开。
拜托你满脸都是不甘心啊!太明显了!
剩下三人默默吐槽。

这时,卡米尔收到了no.2任务。
他不动声色地看完,转身分享给剩下二人:“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干一票大的。第一和第二个任务完全可以一起做 ……这可是二十万积分,一波到手,如何?”
“好啊^o^~。”

“大哥,”卡米尔一本正经地说:“我有个办法……”
“你知道安迷修的骑士道对吧?”
“无法拒绝女性的请求。”
“大哥你要不伪装一下……去试试?”
“二十万积分,你懂的。”

雷狮略一思索,便想通了其中关节。
“嗯……虽然感觉有点没节操……算了,凹凸大赛本身就不是什么高贵的游戏。好吧,我去。”

这时,卡米尔面前弹出光屏:“参赛者卡米尔,向任务对象雷狮透露了部分任务内容,按透露程度,积分-10。”
“啊,比我想象中扣得少很多嘛。”卡米尔扬起嘴角:“不愧是我的大哥。”
雷狮冷哼一声:“呵,猜对了。”

【接下来是卡米尔的分(装)析(逼)时间:

“首先,说到【安迷修的吻】,大家恐怕都想到是的这种场景——”
(一张r16的吻照飘过)
“但是,你们看任务信息,并没有详细要求吻哪里——也就是说,普通的吻手礼也是成立的。”
(听众发出了不屑的嘘声)
“骑士安迷修救下危险中的女士,女士被其魅力所折服,想要以身相许,而安迷修绅士而委婉地吻了她的手背,表示自己的骑士操守——怎么样,这个剧本?”
(雷狮:“好个锤子!!!”)

——————————————————

安迷修一脸懵逼。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冲上来和我么么哒?”

安迷修擦了擦脸上的唇印,羞涩并微笑道:“小姐姐们实在是太热情啦!”

==========================
=============

接下来是嘉德罗斯的场合。
你没cp【划掉

祖玛和雷德都接到了no.4任务。
其实很多人都接到了,只是没谁敢来实践而已。

嘉德罗斯扛着神通棍,带着俩跟班,大摇大摆地刷怪赚积分。
浑然不知what will happen.

祖玛和雷德在后方一边划水,一边商量,要用什么方法赚(骗)到这十万积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