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九

杂食生物。糖刀齐下。
坑多不填,债多不愁。
有个可爱的末末。
有时候会变成刺刺😏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

【裘杰】Meine Lieben/致我所爱

【past】上篇。恶犬系男友裘。剧情向。

知名摇滚歌手裘克x(前歌剧歌手)杰克。

“You are my end and beginning.”

最近天气难得的温和,秋阳沉入地平线,深秋的夜空澄澈无云,繁星高悬。乐声席卷全场,千万条探灯灯光向中场收束,鼓手里奥敲下最后一个重音,裘克一曲终了,抬手致意,电锯在空中划出一道危险的弧光。

一秒后,全场欢呼声如海潮。

完成一场演唱会相当耗费体力,汗水从裘克脸侧滑落下来,他大口喘着气,声音通过耳边的麦放大,又引来一波尖叫。杰克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与歌剧单唱不同,摇滚乐兼顾演唱和舞蹈,很累,他后背和头发几乎汗湿。

这是巡回演出的最后一场。杰克想,表现不错。两年的磨合,七百八十一天的训练,三个月的巡演,一百九十五首歌曲,七个国家,十三场演出,铺就出自己重返音乐巅峰的天路。

灯光依次熄灭,场馆落入黑暗,工作人员纷纷上台收拾乐器,乐手退场,只剩两位主唱在舞台上。裘克循视黑暗中的人群,数万份细碎的荧光映到裘克眼底。而杰克如释重负地仰头,望向满天星光。

该道别了。

灯光师调出柔和的低光,两束白色追光斜斜地照在裘克和杰克身上。杰克拿起骷髅头话筒,正准备谢幕致辞,此时裘克一把拉过杰克的领带,对着无数长枪短炮宣布:

“看看,这,我男朋友。”

杰克:嗯?!

全场一片哗然,观众纷纷拿起手机拍照录像。

杰克大脑瞬间空白,他下意识抬起钢爪切领带……没切断。他头一次这么痛恨刀片没开刃。

下一秒裘克把电锯架在杰克脖子上,发出癫狂的笑声:“我告白完了,你接受吗?”

杰克差点疯掉:“我知道你电锯没装电池……不,你住手,你TM锯齿开了刃的!”裘克身材壮硕,力道大得惊人,锯齿一分一分压到杰克的颈肉里,他抬手艰难抵开电锯,顾不上风度,低吼道:“MDZZ!我答应!放手!!”生死之间,杰克丝毫不怀疑拒绝就会血溅三尺。

裘克顺势丢掉电锯,砸在地上哐当一声。杰克还没收回力道,被拉着领带顺势带到裘克面前,然后嘴唇一痛——又被裘克咬破了。

全球顶尖的演唱会,史上最暴力的告白,上百万人见证,聚光灯下,血腥味的吻。

裘克是个彻底的疯子,不顾一切,只想要留住杰克这个人。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当晚,娱乐媒体头版登满这经典一幕,各大社交软件近乎疯狂,“巨星裘克当面告白出柜”“疑似暴力威胁”“裘杰再次同台互殴”……

杰克咸鱼瘫在沙发里,手机在茶几上不断震动,他抬手扔了个抱枕盖住手机,内心崩溃——队友是个神经病,要杀人的那种。

美智子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噼里啪啦敲着键盘,“说说看,裘克又发什么疯了?”

“网上不都写满了吗。”杰克回答。

“你脖子上的伤口——不仅仅是电锯划伤的,还有那些,嗯,暧昧的痕迹?我记得最后那场演出你应该穿玫瑰爵的吧。”

杰克有气无力地拉开领口,从锁骨到胸膛,露出绷带,还有大片光裸肌肤上乱七八糟的痕迹,“那一套领子太大,不该漏的都漏了……我能怎么办,鬼知道那疯子要干嘛。”

“年轻真好。”美智子感慨:“巡演那种工作强度都能把你折腾成这样,厉害。”

“闭嘴吧。”杰克翻了个身,把头埋进抱枕里,决心当一只沉默的大咸鱼。

虽然红蝶一点都不介意收留他,但考虑到拥堵在楼下的记者们,杰克身心俱疲,决定悄悄溜走。

瓦尔莱塔开车送他。

半小时后,瓦尔莱塔把他丢在某小区门口,扬长而去。

杰克还穿着表演的金纹大触,就摘了指刃,礼服束腰紧得要命,一整天粒米未进,也不觉得饿。

他在电梯里习惯性地摸兜,才发现手机落在红蝶家茶几上了。

完了。杰克想,裘克肯定被按在公司处理后事,自己估计得在家门口蹲一晚。

“叮——”39层。

“叮——”对面电梯同时开门。

杰克错愕地看着对面轿厢走出来一个红毛青年,这人戴着口罩和兜帽,穿着黑色卫衣,眼角淤青……估计是被打了。

该死的,裘克。

红蝶家里虽然没有男士衣服,但显然有卸妆水卸妆棉。

此时杰克没戴金纹面具,没画眼妆,没调肤色,整个人在素白的灯光下显得有那么一点惨淡——卸去爪牙,毫无侵略性。

杰克站在电梯门口,轿厢门在他身后缓慢合上。裘克的电梯发出滴滴的悬停警报,于是裘克也向前几步,走到杰克面前,脸贴脸地站着。

杰克相当高,在高跟靴的加成下裘克不得不抬头看着他。所以裘克特别喜欢揪着他的领子迫使他低头弯腰,或者干脆倒到床上。

说起来杰克在舞台上向来是“雾都杀手”的做派,眉眼带笑,指尖衔刀,神秘,血腥,不可捉摸,但此时此刻裘克把他逼在墙角,定定地凝视他时,才约摸感觉这是个温柔可欺的家伙。

杰克脸色苍白,眉眼温驯地耷下来,嘴角带着无奈的笑,“怎么了?”

“没什么。”裘克说。他看见了杰克眼角细微的皱纹。杰克整体看起来很年轻,别人难以判断他二十岁、三十岁还是四十岁。但杰克与一直致力摇滚、年少成名且长盛不衰的裘克不同,他曾经是著名的歌剧演员,后来衰落,又在摇滚界冉冉升起——他禁受不住再一次落入谷底。

 

两年前。

周六清晨,手机吱儿哇吱儿哇地乱叫,裘克从被子里探出一只手,带着深厚的怨念接起电话,“喂!”

“这是你的新队友,杰克。”庄园主在电话里平静介绍到。

“啥?杰克?哪一个?”裘猛地从床上弹起来,“唱歌剧那个?”

“他今天会到你家,祝你们相处愉快,再见。”

卧槽,裘克烦躁地挠了挠一头乱发,能让庄园主特意电话通知的肯定不是普通角色,不过直接塞个人过来是什么操作?员工福利?

他看看手机,早上六点二十一,倒头决定继续睡……

“叮咚——”门铃在响。

裘克又一次从床上弹起来,脸上同时浮现出迷弟见爱豆的崇拜神情和跃跃欲试折磨队友的兴奋笑容,然后反应过来自己睡衣都没穿。

艹,裸睡害人。

裘克翻箱倒柜找内裤,蹬上裤子,披上衬衫,冲进卫生间胡乱抹了一把脸,接水漱口,三步并作两步跳下楼去开门。

杰克站在门口,脚边靠着一个行李箱和背包,他拿着手机,似乎是刚打完电话,正巧裘克撞开门,他习惯性抿嘴一笑:“抱歉,早上好,公司订了凌晨两点的机票,实在有点不人道……”

裘克没等他寒暄完,双臂搂住他肩膀,踮脚凑近他脸,啃上杰克的嘴角。

真的是啃,裘克犬齿刺破了杰克的嘴唇,血腥味弥散,杰克震惊得无以言表,裘克趁此长驱直入,探进他的口腔,侵略性地探索了一圈——

杰克一拳砸在他肚子上。

裘克被击得后退两步,站定,咧起一嘴鲨鱼牙,眼里盛着凶光:“不好意思,我更不人道。”

“请问您是狗吗?”杰克礼貌地火冒三丈,想一脚把门踹上,裘克倒是抢先一步,手肘抵着门板,语气轻佻——

“汪。”

 

五年前。

新生代巨星中,欧利蒂丝庄园的裘克无疑是最火的那个,一己之力开创流行摇滚乐新时代,风格鲜明,尤其擅长跨界合作,极具创新。

同时这家伙性格疯癫,无拘无束,直言不讳,搞过无数幺蛾子,媒体昨天赞扬他“摇滚界的艺术家”,今天痛骂他“精神病院放出的疯子”,典型的红得发黑。

巡演结束,例行的致辞环节,由于之前裘克无数次在此发疯,各大媒体简直摩拳擦掌等着新鲜爆料。

音乐停止,灯光渐次熄灭,偌大的场馆一片寂静,黑夜如一场巨幕,铺陈在所有人眼前。

裘克的声音自黑暗中传来,没有疯癫的颤音,他声线低沉,庄严肃穆。

“今天我想起一个人,杰克。”

在场的年轻男女几乎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而稍年长的观众开始窃窃私语。

“杰克是近代最伟大的歌剧演唱者之一。很可惜,他在最鼎盛的时候突然销声匿迹。”

各家媒体背后均是一阵寒意,杰克,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提起了。

“五年前的今天,杰克演唱了《奥赛罗》,这是他此生最后一场歌剧。”

奥赛罗,猜忌与毁灭,唏嘘的悲剧。

“今夜最后一曲,<Otello>,献予你,指引我走过漫长黑夜的人。”

钢琴声如流水般漫过耳畔,裘克的歌声交织在夜幕中,浅吟低唱,明静而悲伤。

O tell o,你的歌声曾向我描绘世间万物。

没人听懂歌词,似乎是古英语,晦涩,神秘,却令人心驰神往。

一曲终了,全场寂静。灯光亮起,工作人员开始有序引导观众退场,大家才发现舞台上早就空空如也,裘克,还有整个乐团,已经在黑暗中离场。

……

天知道致辞环节为什么全程黑屏,媒体们相当不满。只可惜这次没什么劲爆的消息——

除了当晚的直播,所有对外发行的录像都剪掉了裘克最后的致辞,包括那首曲子。

像是无事发生。

……

“我什么都不知道。”

“心智八岁的小朋友。别哭了。”


十年前。

晚十二点,大雨倾盆,灯光映得雨幕泛白,天地间只有刷刷的水声。

同批次的同学早已回去休息,只有裘克一人还在空荡荡的练习室里。尽管天赋异禀,但身体条件的欠缺需要十倍的努力去弥补。十五岁的裘克很清楚这一点。不过今天还没回去主要是因为雨下得太大,与其冒雨跑回宿舍,不如节省体力多练习一会。

他讨厌下雨。

裘克从柜子里掏出毛巾牙刷,去洗手间胡乱洗漱了一番,然后从最末尾的工具间房顶拖出一大团睡袋,抱回练习室,铺在地板上,再钻进去,只留出一个脑袋。

裘克侧身看着玻璃幕墙。密集的雨滴噼噼啪啪地砸在玻璃上,划出一道道水痕。玻璃忠实地倒映出他的脸。他乱糟糟的红发还有点潮湿。

啧,睡不着。

裘克裹在睡袋里,像一只大毛毛虫一样滚来滚去。

最后他探出一只手,摸到角落的手机,点开播放一首歌,<Meine Lieben>,杰克最经典的作品之一,熟悉的曲调令人安心。

裘克放下手机准备睡觉,忽然,一条消息跳出来。

“巨星杰克被逮捕押送”

大洋彼岸的太阳刚刚沉入地平线,视频很暗,晃动严重还有点糊,似乎围着十几名警察,但裘克一眼就看出人群中那是杰克本人。

裘克不可置信地点开新闻,拍摄者说的是德语,现场一片混乱,他基本听不懂,只听出了“血”“那是杰克?”几个单词。视频只有短短十秒,裘克想把进度条拖回去再看一遍,忽然,整条新闻消失了。

裘克心脏砰砰砰地剧烈跳动,血液涌上大脑,一时头晕目眩。

彻夜无眠。

……

随后几日,杰克巡演中断,所有作品接连下架,没有任何媒体再报道他的消息,甚至互联网上都不再有他的痕迹。偶尔有小道消息流传出来,又很快被扑灭。裘克疯了一般地搜寻杰克的消息,全如石沉大海。

彼时“红蝶”美智子是巡演中的一名舞姬,最近几场有幸担当杰克的伴唱。杰克消失后,她跟着欧利蒂丝的团队回国,并对此事三缄其口。裘克不知道从哪里搞到她的行踪,在她回欧利蒂丝开会时砸开门闯入会议室,扑过去掐着她的脖子逼问杰克的下落——被美智子一脚踹开,差点从五十三楼的窗户翻出去。

在裘克弓在地上不停咳嗽时,美智子整理衣衫,冷漠说道:“别听,别问,别信,这是对杰克最好的保护。”

裘克的灵魂永远被囚禁在他十三岁那个雨夜。现在,长夜中唯一一盏灯,消失了。

 

*注:<MeineLieben>,德语,中文译为《致我所爱》。

*注:You’re my end andmy beginning. 摘自<All of Me>,是实际存在的歌曲。本文引用为虚构剧情。


TBC

我好怕坑掉啊。咕咕咕。 @松酒思伊 

裘克:我失去了比赛,失去了生命,还失去了我的手机。

都是画的。(照片除外,来自外卖网)(梗源知乎某匿名用户)

看,这个空空荡荡的世界。
我就不该相信第五bug(的pc端)。

玛尔塔:逝去的荣光。
@流年♭ 抽的头像。画了一年……(并不)

仍需努力。
继续在这条的回复抽一个(fo了我的)人画头像。画一年那种。

“我要溜你三分钟,你别想抓到一个人!”
“Kill you.”

茶绘的鱼。裘杰裘无差。
p345的靓仔是其他太太画的。
(并没有人来接jio克的玫瑰(丧
(还有,这只靓仔gay不动!!

双屠夫裘杰的联合狩猎。虚伪+微笑(友情向)。少量all伪。

虚伪人设自官方。微笑自设。表格自……看水印,lof不让我发。